depy

It is a long and beautiful life.

七月

杂记

    大学再美好,再经典,它也只是一场青春梦。但是里面的场景是饱满而有意义的。一个网络安全实验室,对我来说,不仅是友谊生长的大后方,是建立亲密关系的二级阵地,更是一个自主的选择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没有生活,只是活着。有人曾对我这么说,“在一个半发达的城市里举目无亲得活着”。

    没有多少人对一个凡俗老浪子独自闯荡世界的故事感兴趣,在我大三之后得世界里,我和我实验室的朋友们有着很深厚的感情,即使有时候我会自私地去想她们是否也同样地看待我。我和他们有过试探、接受、快乐生活和即将离别的体验,说实话,这样的情绪在我的这几年很少出现。以前我觉得世界是围着我转的,现在我觉得我也是需要别人来改变我的。他们为我的成长提供各种可能性,在这样真实的生活里。

    这几天我感觉这半年的情绪都有了宣泄的出口,无论是我的感情还是友谊,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改变。我习惯于矫饰自己,而情欲情爱会让我失去理智,从而无法对她人建立起认识和信任。我经常会对自己的判断能力产生怀疑,从而对人性进行怀疑。刚开始把四个学妹拉进实验室的时候,我只是为了完成吴涛老师交代我的任务,我觉得我还是和我大一大二一样,孤独且冷漠。我一直不敢考验别人,因为会因此去考验自己,以至于我在大学没有很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。电影里说过的soulmate,指的是知己、灵魂伴侣,高度投契的朋友,也可以是爱人。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,但我是幸运的。现在对于她们四个的关系,我定义为“家人型朋友”,我们对很多事物有不同的看法,也就会有很多的争论,除了之前的隔阂,现在基本都不会伤感情。这种感情是在岁月和相互陪伴中慢慢生长的,很坚韧。除了价值观交流,还有各种形式的情感交流,只要不触及底线,价值观什么与感情相比,那是太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种朋友,都不可能完全不存在价值观分歧。这是我现在处理人际关系的首要法门,有时候分歧很可贵。它给我机会去拓宽我的视野,从而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。有价值的争论不一定要说服谁,或者谁一定要证明自己更高明,而是双方都可以在争执中获得收获。现在,我非常乐意去真挚而热情得表达我的情感,我希望我的好朋友们都可以快乐,并可以在相处过程中让我也快乐。相互尊重,相互快乐,就是要这样一直高高兴兴得不惜代价。

    我二十二岁了,日子骨碌碌地滑落,日子快到头了。地铁坐到尽头,爬上地面再往前走,走进一个破旧地居民小区,走进地下室。地下室空空的瘆人,我在那样的环境里怒吼,发泄我不平等而缺乏关爱的一切。我是一个表达欲很强烈的人,又是一个敏感而胆怯的人,活得也很久了,该忘记和该记住的人和事都那么多....

    但我会一直想起我该记住的所有人。   

    一直以来,很多时间里我都是一个伪善的存在。我不真实,也不诚恳,喜欢与别人相处的过程非常充满野心,我会慢慢去改变我自己的一切,从而活得自然而洒脱。

    以前我觉得是她们离不开我,现在才知道是我离不开她们了。

    感恩这一切。